• 【人民酒业在现场】 中国酒业协会年度盛会在北京召开(组图) 2019-09-14
  • 忻府区中医下乡进村  为老百姓健康把脉--黄河新闻网 2019-09-03
  • 端午假期铁路迎来返程客流高峰 2019-09-03
  • 国务院安委会挂牌督办本溪重大炸药爆炸事故查处 2019-08-19
  • 《中国:创新绿色发展》(日文版)简介 2019-08-15
  • 湖北省2018年第一次“网络宣传好作品”评选结果公示 2019-08-12
  • 西藏拉萨:新家园 新生活 2019-08-12
  • 大悟城市形象征集投票结束,共征集作品1万6千件 2019-08-02
  • 抗战老兵背上挨22颗子弹幸存 被俘逃脱救妇女 2019-07-31
  • 高波:科学把握我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 2019-07-31
  • 女子从小喜欢喝这种水 乳房里取出3条活虫 2019-07-23
  • 北京养老院生存现状调查:排号入住要等十几年 2019-07-23
  • 吕梁:交口公安侦破“5.24”疯狂砸车玻璃盗窃案 2019-07-18
  • 骞垮窞甯傜綉缁滃晢鍝佷氦鏄撲笌鏈嶅姟鐩戠骞冲彴 2019-07-18
  • 无视婚变传闻 王浩信晒与朋友新旧对比照秀友情 2019-07-17
  • 河北彩票20选5开奖 > 幻界仙途 > 第三百零五章 扫清障碍

    河北风彩排列5开奖:第三百零五章 扫清障碍

    “对,我等结盟一同冲上水渡门,杀了葛无侠,灭了里面的所有人!”
      
      众人义愤填膺,愤慨激昂,然就在这时,古墓老儿的一句话却是如一盆凉水般,洒在众人心头。
      
      “诸位莫要冲动,这水渡门乃是莲宗的附属派阀之一,虽各自发展,但说到底还是属于一家。若水渡门有难,莲宗不可能不救。届时若莲宗出手支援,那我等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众人闻言,面上的激动消散,皆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而此刻,京子及站起身,面上露出自信,缓缓道,“诸位放心,我已经安排大苏门中得力弟子,埋伏在莲宗与水渡门的必经之路上,只要是水渡门派出求救使者,他们必将其击杀,让我等无后顾之忧?!?br/>  
      “待此事已了,凭莲宗的地位,我想它应该还不会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附属小派对我等穷追不舍吧?!?br/>  
      此言一出,所有人皆是安下心来,纷纷拍手称好。
      
      然京子及的面上却是出现了一丝为难之色。其余人连忙询问是何原因。
      
      京子及抱拳道“此番阻断莲宗的救兵乃是至关重要的一环,故而我将门中大部分精锐弟子派了出去,埋伏在途中,以保证击杀使者万无一失?!?br/>  
      “只是这般一来,我门下能够参与围剿水渡门的弟子便相对薄弱许多,故而只能是仰仗众位了?!?br/>  
      “看来京老弟为了围剿一事是煞费苦心啊。既然京老弟这么有诚意,我等又皆与水渡门有着深仇大恨,那全力以赴自然是理所当然,我古墓派全力支持!”古墓老儿当先说道。
      
      而后在他的带动下,其余人纷纷响应。
      
      “既如此,那我等便各自回宗,整顿人马,悄悄向水渡门靠近。择机而入,打他个措手不及!”京子极朗声道。
      
      随后众人便纷纷告辞,各自准备。
      
      而待人群离开之后,京子极则口中诵诀,摊开手掌,随后一只白鸽幻化而出,且这一只白鸽与葛无侠在闭关之所中出现的白鸽一模一样。
      
      待白鸽出现后,京子极抚摸着它,轻声道“回去告诉穆二哥,一切尽在计划之中!”
      
      另一边,何一诺回到宗门,他独自一人来到软禁苏洪的房间外。如今房间被重兵看守,且其中有不少是被丹药灌溉而成的傀儡,若是以苏洪的修为欲强行逃离,想来也不是那么的简单。
      
      然这些傀儡的最大弱点便是缺少魂魄与神识,故而何一诺散开强大的意志,阻断这些傀儡的意志,便可独自进入房中。
      
      苏洪见来人是何一诺,也便是他眼中的季无涯,眉头微皱,疑惑道“你是怎么进来的?难道是门主让你进来的?”
      
      何一诺嘴上露出一丝莫名的微笑,话语平缓道“你先别管我是如何进来,也别问我是否是受门主之托,我且问你,这缓丝露究竟是不是你偷的?”
      
      苏洪闻言,冷哼一声,怒挥拂袖道“想我一生光明磊落,又怎会行这等苟且之事!”
      
      “定是当日趁救火之乱时,有人偷偷将缓丝露洒在我的身上,不过那日经过我身旁的弟子不计其数,故而我无法确定到底是谁。哼,若是让我查明的话,定将其碎尸万段!”
      
      “哈哈哈!”何一诺闻言,忽哈哈大笑,并拍手称好。
      
      而后带着异样的语气道“好一个光明磊落!苏洪,那些低阶弟子不知,可是你的所作所为能瞒得过我们的眼睛吗?!?br/>  
      “以前韦道子师兄在的时候,你便动过这藏丹阁的心思,而如今韦道子师兄陨落,宗门之中便只剩下你一名药师,且又被门主安排负责这藏丹阁的防务,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集一生,若说你不打这藏丹阁的主意,怕连你自己都不信吧?!?br/>  
      这些话落在苏洪的耳中,让他心中一颤,不过却也没有否认,而是冷哼一声回道“哼,既然话说的那么开,那你同样可以问问你自己,难道你心里没有动过这缓丝露的心思?”
      
      “怕你惦记的不仅仅是缓丝露吧?”何一诺带着异样的语气说道,说话间他找了一张凳子自己坐了下来。
      
      苏洪闻言,面色瞬间沉了下来,目中有若隐若现的凶光闪过,带着一丝反问的语气说道“你也知道了藏丹阁的秘密?”
      
      何一诺再次大笑道“哈哈,那你应该也知道,还有一个人知晓这个秘密吧?!?br/>  
      苏洪沉吟片刻后,阴沉了脸道“你说的是金簪子?”
      
      而只在片刻间,他便察觉到了什么,冷冷的道“那这么说来,金簪子的死应该与你脱不了干系吧?”
      
      “以金簪子的性格来看,既然她知道了曜瞑丹卷的秘密,那她决计不会为了获得缓丝露而绑架葛耀,而是在前去解救葛耀的过程中上当中计,被你所害?!?br/>  
      此刻,他的目中渐渐泛起凶光,掌心处的道法亦是在快速运转?!叭缃窨蠢?,这陷害我的人也应该是你吧,季无涯!”
      
      何一诺闻言,却也不慌,反而带着一丝自嘲道“正是在下了。只不过我的计划进行的那么完美,却不想竟然毁在了门主的仁慈上,被你三言两语就给拖延了?!?br/>  
      “最终没能杀了你,除掉最后一块绊脚石,当真是可惜啊?!?br/>  
      这些挑衅的话落在苏洪的耳中,瞬间便让其暴怒而起,对方的不屑与轻蔑更是让他难以忍受。然就在他欲猝起发难之际,何一诺的话语却让他顿了顿。
      
      “阳岗山之变,可不仅仅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苏洪在听到这几个字之后,面上阴晴不定,却暂时停止了手上的攻势,阴沉了脸道“你是如何知晓此事?”
      
      “你别问我是如何知晓的,”何一诺站起身,面无丝毫波动,语气平缓。而阳岗山之变是毛辉在临行前背着葛耀偷偷的告诉他的。
      
      “如今你有两个选择,其一,过来杀了我,只是阳岗山之变会立刻传到门主的耳中。我想若是他知道阳岗山之上你是如何对待他妻子的,你一定会死的比我还惨吧?!?br/>  
      “其二,放弃打曜瞑丹卷的想法,自己主动离开,这样一来,无论如何你都能保住性命。孰轻孰重,你自己看着办吧?!?br/>  
      苏洪面露迟疑,心中踌躇不定,漠然道“那你为何不直接告诉门主,让他杀了我,这样一来,你不是直接达到了目的?”
      
      何一诺冷哼道“哼,我确实想这么做,但是你应该知道,阳岗山之变所牵扯人数众多,若是这层窗户纸被捅破的话,那水渡门之中必要闹个天翻地覆?!?br/>  
      “届时,莲宗定会暗中将曜暝丹卷收回,那这一切的心血岂不是白费了?对于我来说损失的不过是获得曜暝丹卷的机会,而对你来说却是自己的命,所以我劝你还是快点决定吧?!?br/>  
      苏洪面上的神色难看到极点,只是片刻后便收起身上的杀机,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怅然道“罢了罢了,自阳岗山事变后,老夫内心便一直深受折磨,且纸终归是包不住火,即便没有今天的事,门主也迟早会知道其中的真相?!?br/>  
      “唉,那老夫便依你所言,离开宗门保住性命。只是,这里的守卫力量是个麻烦,若是发生争斗必定会引起门主的注意,不知你可有何方法助我脱身?”
      
      “你只管出去便是,不会有人为难你!”何一诺不急不缓道。
      
      苏洪心中迟疑,而后以神识扫过门外,却发现这些守卫皆木讷在原地,失去自主的意识,想来是被别人控制了心智。
      
      而后他看向何一诺,目中闪过一丝精光,带着一丝异样的语气道“你不是季无涯!”
      
      这一刻,何一诺身上的气息陡然暴涨,带着不可抗逆的语气道“你只需知道,我是一个你惹不起的人,就行了!”
      
      苏洪面上虽依旧带着怒意,但是他心中清楚,如今水渡门已经无法容身!同时他也知道,这曜暝丹卷,乃至整个水渡门也已经被他无法触碰的势力给盯上了。当下便决定离开宗门,以免惹火上身。
      
      然就在这时,水渡门的上空传来一阵钟鼎之声,即便是他们身处囚室,却依旧清晰可闻。
      
      “奇怪,莲宗的使者为何会在这个时候过来?难道说藏丹阁遭遇大火之事已传到了莲宗那里?怎么会这么快?”苏洪自言自语道。
      
      “你还不走吗?使者过来,门主肯定会带你过去询问情况,现在不走还待何时?”何一诺怒斥道。
      
      而后苏洪在何一诺的掩护下,成功逃离水渡门。
      
      而作为门中如今所剩不多的高阶长老,他在确认苏洪离开之后,便快速回到自己的洞府,以接受门主的传唤。
      
      而他心中亦如苏洪那般,对此有深深的疑惑,这藏丹阁失火之事,只过去了一日不到,且门主更是下令不得将此事传出去。若莲宗当真为此事前来,那其中必是疑点多多。
      
      至此,何一诺忽如大梦初醒,他的心中兀自闪过一个想法,他费尽心机所布置的一切,也许只不过是别人计划的一部分。而别人无非只是借力使力,顺水推舟罢了。
  • 【人民酒业在现场】 中国酒业协会年度盛会在北京召开(组图) 2019-09-14
  • 忻府区中医下乡进村  为老百姓健康把脉--黄河新闻网 2019-09-03
  • 端午假期铁路迎来返程客流高峰 2019-09-03
  • 国务院安委会挂牌督办本溪重大炸药爆炸事故查处 2019-08-19
  • 《中国:创新绿色发展》(日文版)简介 2019-08-15
  • 湖北省2018年第一次“网络宣传好作品”评选结果公示 2019-08-12
  • 西藏拉萨:新家园 新生活 2019-08-12
  • 大悟城市形象征集投票结束,共征集作品1万6千件 2019-08-02
  • 抗战老兵背上挨22颗子弹幸存 被俘逃脱救妇女 2019-07-31
  • 高波:科学把握我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 2019-07-31
  • 女子从小喜欢喝这种水 乳房里取出3条活虫 2019-07-23
  • 北京养老院生存现状调查:排号入住要等十几年 2019-07-23
  • 吕梁:交口公安侦破“5.24”疯狂砸车玻璃盗窃案 2019-07-18
  • 骞垮窞甯傜綉缁滃晢鍝佷氦鏄撲笌鏈嶅姟鐩戠骞冲彴 2019-07-18
  • 无视婚变传闻 王浩信晒与朋友新旧对比照秀友情 2019-07-17
  • 123开奖直播香港马会123 重庆分分彩开奖结果真实吗 太阳集团娛乐城所有网址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开奖 黑龙江时时彩11选5 深圳风采35选7开奖结果 陕西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福建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陕西11选5任五 3d试机号与开奖号的关系 江苏11选5开奖号码查询 老快3开奖视频直播 中国体彩网七星彩号码 四海龙王捕鱼机技巧 推荐十种网络赚钱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