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民酒业在现场】 中国酒业协会年度盛会在北京召开(组图) 2019-09-14
  • 忻府区中医下乡进村  为老百姓健康把脉--黄河新闻网 2019-09-03
  • 端午假期铁路迎来返程客流高峰 2019-09-03
  • 国务院安委会挂牌督办本溪重大炸药爆炸事故查处 2019-08-19
  • 《中国:创新绿色发展》(日文版)简介 2019-08-15
  • 湖北省2018年第一次“网络宣传好作品”评选结果公示 2019-08-12
  • 西藏拉萨:新家园 新生活 2019-08-12
  • 大悟城市形象征集投票结束,共征集作品1万6千件 2019-08-02
  • 抗战老兵背上挨22颗子弹幸存 被俘逃脱救妇女 2019-07-31
  • 高波:科学把握我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 2019-07-31
  • 女子从小喜欢喝这种水 乳房里取出3条活虫 2019-07-23
  • 北京养老院生存现状调查:排号入住要等十几年 2019-07-23
  • 吕梁:交口公安侦破“5.24”疯狂砸车玻璃盗窃案 2019-07-18
  • 骞垮窞甯傜綉缁滃晢鍝佷氦鏄撲笌鏈嶅姟鐩戠骞冲彴 2019-07-18
  • 无视婚变传闻 王浩信晒与朋友新旧对比照秀友情 2019-07-17
  • 河北彩票20选5开奖 > 幻界仙途 > 第六十四章 审判之渊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第六十四章 审判之渊

    那一步,仿佛是在黑暗中挣扎前行,身旁的一切转瞬即逝,黑暗一波接着一波,瞬间被甩在了身后,只是仿佛无尽。而前面还有更多的黑暗张牙舞爪扑面而来,无边无尽,那一个瞬间仿佛凝聚了一生的岁月。
      
      何一诺用力的睁开双眼,却发现周围的一切似如黑暗浓缩了一般,除了几处幽火之外,便是一片漆黑,一片冰凉,何一诺感觉到此刻自己的身体仿佛僵硬了一般,就如自己的身躯被冰封了很久很久。
      
      他动了动自己的身体,却发现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挪动自己手臂的同时,却是听到“哗啦啦”的如同铁索碰撞的声音,他想起来走几步,却发现自己的双脚已经被沉重的链锁牢牢的困??!
      
      他想站起来,却发现全身毫无气力,而他在一个不经意间忽然感到,自己身上的修为气息仿佛降至虚无,自己的修为竟然没有了??!
      
      何一诺看着四周,大声的嘶吼道“我这是在哪??到底发生什么了??”
      
      只是他话音未完,忽然一阵强烈的头痛席卷而来,何一诺双手抱头跪倒在地,那一种痛仿佛是带着撕心裂肺之感,汹涌澎湃,何一诺在挣扎中身躯颤抖起来。
      
      而就在这时,何一诺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幅幅记忆的画面,他强忍着剧痛,努力的抓住这所有的记忆。
      
      他的脑海中一阵颇具威严的声音回荡开来。
      
      “望月宗弟子,何一诺,触犯望月宗卷第一条,不得弑杀同门,触犯望月宗卷第八十八条,不得以下犯上!”
      
      “值此两条,罪无可赦,现,吾以望月宗副宗主之名对你进行审判,将你永生囚禁于望月宗深海囚牢中,此生不得重见天日,并废除你所有修为??!”
      
      而后何一诺便觉得自己全身如遭电击,一个瞬间仿佛散尽了一生的气力,他甚至隐隐觉得自己连自己的拳头都紧握不住,那是一种他此生都没有过的虚弱之感,虚弱到连自己的喘息声都在缓缓平息。
      
      他记忆的最后一刻,看到了那个审判之人,那位以望月宗副宗主名义来审判他的那位老者。
      
      老者看着此刻瘫倒在地的何一诺,面上无丝毫的怜悯,相反则是嘴角深处出现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冷冷的道“你的修为如今已归我所有!”
      
      他顿了顿,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又似在感受着那从何一诺身上获得的修为气息,目中露出了一丝的得意,“好美妙的感觉,往生后生道法的融合,,,”
      
      何一诺抬起头,此刻的他不关心道法之事,也不关系修为丧失之事,更不关心眼前此人究竟是何目的,他只是抬起头,用一双充满血色的双眼看着他。
      
      目中隐藏着很深很深的杀气,冰冷至极,他发出了那如同在九幽深渊中那凉至魂魄的话语,“你没有资格审判我,天道亦不可?。?!”
      
      九阳身心处忽然莫名其妙的一颤,虽然只是那么很轻微很轻微,但是以他的修为境界,这已是足以让他为之动容,他强压下心中的震撼,冷冷的哼了一声道“这深海囚牢,地上百年,地下千年,想必你的时光会过的很快吧,哈哈,哈哈”。
      
      九阳的身形缓缓消失,而与他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仅剩的一丝光明,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深海囚牢重新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黑暗如野兽一般狰狞扑来,撕裂着他最后的一丝倔强。
      
      何一诺无力的握紧了自己的双拳,仰天嘶吼,歇斯里底,仿佛带着千万年的怒火与不甘,他的身躯在颤抖,“为什么,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天道,何为天道???”
      
      他的声音传向四周,湮没在了黑暗中,却不曾引起黑暗半分波澜,唯有那不甘在点燃着心中那渐渐茁壮的火苗。
      
      吾本欲追寻天道,寻之所往,恪守本分,可怎奈天道无衡,天命所然,却遭天命所劫。
      
      世事无常,造化弄人,本渴望拥有与世无争,脱离世俗的心境,却殊不知悄然间已有无数双贪婪的眼睛在窥视着自己的命运。那既如此,何不踏破天道,追我所求。
      
      我本佛心,却入魔性!
      
      何一诺的双目渐渐褪去了殷红之色,转而变得如水一般的平静,只是却深邃不可见底,带着一股冷至魂魄的凉意看向世间。
      
      深海囚笼原本至纯的黑暗中却仿佛有了一丝的亮光,那仿佛是一团火焰渐渐的燃烧起来,包围着何一诺,只不过那团蓝色的火焰却似仿佛没有丝毫的温度。
      
      随着它的燃烧,何一诺忽然觉得自己的灵魂深处似在被慢慢的折磨摧毁一般,那是一种让人不得不屈服的一种深深的恐惧与绝望。
      
      何一诺脑海中残缺的远古记忆碎片中忽然出现了这个东西,那是一种没有温度的火焰,无法被熄灭,不知它的起源,不知它的存在,唯一知道的便是它的出现往往预示这一种毁灭般的绝望!
      
      没有人能阻挡那种感觉,那种灵魂割裂的痛苦之感,其名为浊火之力??!被浊火蚕食之人,身躯完好,却一脸绝望,双目空洞,成为一个没有灵魂的死亡躯壳。
      
      浊火上,阴冷的火焰形成了一张恐怖的鬼脸,而它此刻正在吞噬着何一诺??!
      
      何一诺的眼眸中倒映出冰冷的蓝色,他的瞳孔在快速的收缩,他的心跳在加速,他的灵魂在颤抖,他的额头流出了冰冷的汗珠。
      
      绝望与恐惧忽然在那一刹那将他紧紧包围,他的神智在渐渐的迷失,只是从他胸口处传出的一股淡淡的暖流让他得以在痛苦与迷失之间来回挣扎,不至就这般沉沦。
      
      时光荏苒,百年时光如白驹过隙,匆匆而过。
      
      苍穹云端,星空万点,世间纷扰,繁衰枯荣,如月下烟花,转瞬即逝,唯在黑夜中徒留一丝影迹,唏嘘不已。
      
      风过无痕,雪落无声,黎明破晓,一切都已成过眼云烟。
      
      百年时光,何一诺的消失对于望月宗而言似不曾引起半分波澜,甚至于葛智极的死亡也不曾引起任何异动,仿佛这件事压根没有发生过一般。
      
      苍穹夜幕下,河畔村,村前溪水静静流淌,溪水旁蹲坐着一个女子,月光洒下,是那么的秀美,即便是透着夜幕也能感受到她那白似胜雪的脸庞,溪水潺潺,倒映出别样的美丽,只不过在她秀美的脸颊上却是透露出几分的憔悴,这不是何雪漫又是何人。
      
      何雪漫与何一诺分开已近百余年,这百余年间何雪漫便再也不曾听闻过何一诺的消息,她曾去过望月宗无数次,而皆是无功而返,但是她坚信她的哥哥依旧还活着。
      
      夜空中忽划过两道亮光,紧接着两个人的身影落在了何雪漫的身旁,身形矫健,英姿爽朗,这便是萧天明与楚万里二人。
      
      百年时光,让这些当年在帘瀑洞府之下受过遗泽之人修为大增,如今皆已是修道有成,只不过,时过境迁,沧海桑田,当年那形影不离的五个人如今却已只剩下这三人。
      
      萧天明与楚万里看着何雪漫,一时皆是沉默,这样的场景,百年之间已经经历了无数次。他们想安慰几句,可是话到嘴边却是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也许此刻,陪伴才是最好的等待。
      
      这时,从小溪的另一处传来优美的箫声,宛转悠扬,荡气回肠,却是赵叔在孑然独奏。
      
      千里之外,一处驿站旁,一位女子打开窗户,看着满天星斗,流星划过,目中渐渐的露出了一丝的惆怅,百年以前,有些经历让她始终无法释怀,她的神情依旧是如冰般冷艳,只是在那冷艳的外表下,却始终会在不经意间想起某个身影,那个百年以前曾经救她护她的那个人。
      
      她曾因牵扯到宗派重要之人的死亡,而被宗门驱除,百年时光,她却从不曾后悔过,她便是百年前奉仙门的夏忆萱,那个与何一诺有着一段经历的冷艳女子。
      
      夏忆萱就这般静静的注视着,她试图淡忘那些年的那些事,却依旧是挥之不去。
      
      数万里之外,炼狱坛,这个位居先辰大陆中部的一大修真门阀,此刻巨大宫殿之内,一个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巨大古鼎之旁站有数人,其中便有何一诺曾熟悉的暗影。
      
      当年在茶馆附近遭遇莫名的一击后以致其修为跌落,这么多年来,其修为依旧是停留在玄实之境。
      
      在暗影的身旁则是站有二人,一个人中年之人,面容朴实,远看只给人一个普通人之感,然而他的身上却是散发出一股强悍的修为之力,而另一人则是身着一身紫色道袍,其身躯乃至其整个头部双眼皆是隐藏在其内。
      
      
      
      
  • 【人民酒业在现场】 中国酒业协会年度盛会在北京召开(组图) 2019-09-14
  • 忻府区中医下乡进村  为老百姓健康把脉--黄河新闻网 2019-09-03
  • 端午假期铁路迎来返程客流高峰 2019-09-03
  • 国务院安委会挂牌督办本溪重大炸药爆炸事故查处 2019-08-19
  • 《中国:创新绿色发展》(日文版)简介 2019-08-15
  • 湖北省2018年第一次“网络宣传好作品”评选结果公示 2019-08-12
  • 西藏拉萨:新家园 新生活 2019-08-12
  • 大悟城市形象征集投票结束,共征集作品1万6千件 2019-08-02
  • 抗战老兵背上挨22颗子弹幸存 被俘逃脱救妇女 2019-07-31
  • 高波:科学把握我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 2019-07-31
  • 女子从小喜欢喝这种水 乳房里取出3条活虫 2019-07-23
  • 北京养老院生存现状调查:排号入住要等十几年 2019-07-23
  • 吕梁:交口公安侦破“5.24”疯狂砸车玻璃盗窃案 2019-07-18
  • 骞垮窞甯傜綉缁滃晢鍝佷氦鏄撲笌鏈嶅姟鐩戠骞冲彴 2019-07-18
  • 无视婚变传闻 王浩信晒与朋友新旧对比照秀友情 2019-07-17
  • 11选5拖胆 彩经网北京快乐8开奖记录 钱龙软件官方免费下载 沙巴游戏平台 辽宁快乐12预测一号码推荐号码 河北20选5开奖 12098七星彩走势图 时时彩全错计划 山西11选5任选3怎么玩 广东彩票官网 内蒙古11选5一定牛遗漏 三肖中特公式规律 吉林十一选五一定牛电脑版 2019两码中特 彩票开奖机器